幻侠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曹魏臣子 > 第二五零章、孤任司空久矣

曹魏臣子 第二五零章、孤任司空久矣

  君子佩玉。

  小曹叡与小陈修的腰侧,就佩戴着一个小玉坠,都是鱼形,色泽形状皆如一。

  秦以右为尊,汉朝继承了秦制,也以右为尊。小曹叡就是佩戴在右侧,小陈修反之。

  以此推论,这两只小玉坠,应该是阴阳鱼,合为一对。

  所以曹老大蹙了起眉毛,默不作声的走出了梅子木林,往书房内而去。等在书房内入座后,他的脸上已经尽是愠色。

  眼中的锋芒,更是不停的闪烁着,阴冷无比。

  曹昂亡故了以后,曹丕就是他最为年长的儿子。然而,所有人都知道,他最为宠爱、最看重的是曹冲。

  如今,小曹叡与小陈修,腰侧玉坠竟然是一对的!

  见微知著。

  因此他是在怀疑,曹丕已经在暗地里拉拢了陈恒,为日后争位做准备了。

  权势之中无父子。

  当年汉武帝与戾太子之事,至今还在史书中记载着呢。

  “孤要知道,两小子玉佩的缘由。”

  沉默了好久,曹老大的出声,声音同样很冰冷。

  “喏。”

  空荡荡的书房里,有很轻微的声音传出。

  三日后。

  同样是在书房里,同样是曹老大一人枯坐,脸色却变成了感慨不已。

  他知道两小子的玉坠,是陈恒给的了。因此也打消了对曹丕的猜忌,更对陈恒的为人有了新的认识。

  曹冲才是他意中的接班人。

  这点所有人都知道,陈恒也不例外。

  但他却没有来巴结,反而念着当年曹丕的旧情,让家中嫡子与小曹叡变成了总角之交。

  此子虽然行事狡诈,倒也不是个攀附权利、见异思迁之人。

  世家之中能有如此品性者,实属难得!

  唉,奉孝,也许是汝执念太深了。

  再者,仓舒之聪颖,天下难有,区区陈子初耳,又有何不能驾驭之!

  一番思绪后,曹老大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  轻轻的研磨了下石墨,亲自执笔在一片小布帛上写了两行字。

  “汝为南阳太守,亦官拜建武将军!都督荆州兵事多年,夺四县之后,再无捷报!难不成,不想为汝子觅封列候乎!”

  刚想唤人将手书送去南阳,曹老大又顿了下,嘴角勾起了一缕诡异,再度落笔加了一行。

  “孤任司空之职久矣,子初勉之!”

  是的,曹老大任司空之职很久了。

  从将大将军的职位让给袁绍开始,至今已十一年。

  他的势力也比以前增长了好多倍,再以司空之职把持朝政,有点不太事宜。

  事实上,许昌的百官中,已经有人在造势,给天子刘协上表。说什么天下承乱太久,应该复九州,罢三公官,置丞相等等。

  给陈恒也挑明这点,是曹老大的驭下之道。

  即是表示自己一直当他当心腹,机密之事不瞒着。另外一层是委以重任,让陈恒产生誓死报效的心态。

  毕竟三公没有了,丞相只能是曹老大来当。

  而一人得道、鸡犬升天的道理,谁都知道的。他这是在表达:陈恒你个小子要努力了,赶紧弄点动静出来抢个好位置。

  话里话外都是舔犊之情,哦不对,是激励心腹之意。

  奸诈如鬼的陈恒,哪能不明白这层意思。

  看完手书后,马上的,在送信人面前表现得感激涕零。一边死命的挤出几滴眼泪,一边挥笔修书给曹老大写回执。

  书信满是豪言壮语。

  说三年之内,必然将荆州长江之北,全都插上曹字的大旗!

  如果做不到,不用等曹老大治他妄言之罪,自己就跳进长江里喂鱼鳖。

  好嘛,这是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下了。

  因为他是有把握的!

  今年初夏时,孙权再度来攻江夏,太守黄祖兵败身死,江夏郡长江以南的土地都归江东所有。又再接再厉,以舟船于长江上横断荆北、荆南的联系,意图将打南部四郡也给打下来。

  刘表如今的身体更加不济事了。

  据说还时不时的陷入昏迷,与先祖团聚,估摸也就是这么一两年的事。

  但对于世仇的孙权,他还是很上心的。加上蒯越与蔡瑁,同样也看不上暴发户的孙家。

  是故,荆州大军几乎有大半都往南边赶去。

  刘琦直接成为新的江夏太守,在文聘的领兵护卫下,防御荆州之东。而原本的驻地上庸守军的主将,变成了李严。

  霍竣倒是没有调动,不过樊城的大军只剩下五千人。

  而陈恒此时手中的军队,除了守备的郡兵外,战卒高达近九千之巨!

  虽然驻军在新野的廖化、安众的高克、朝阳的毌丘兴,这三千五百兵卒不能调动。但是比阳县夏侯尚的两千、姬明和吕常各一千、赵英的一千,随时可以调动。

  最让他有底气的,是马家的脊梁骨,被他给压弯了。

  话说初春的时候,马家就借着向家行商的旗号,来套近乎。陈恒答应了,还满心期待的在太守府里等白眉马良到来。

  结果呢,马家就来了个旁支子弟,说话半点分量没有的那种。

  陈恒顿时就怒了。

  好歹也是个太守府呢,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!

  二话不说的,直接将这些人给轰了出去。还大发雷霆的让人给廖化带去了口信:“某在上党阳阿县之事,马家不知,汝亦不知乎!”

  上党阳阿县之事,是指当年陈恒屠了阳阿县一半以上的世家大户...

  廖化当年也是在上党的。

  得到口信后,立即将向家和马家的人,当成奸细给扣押了,扔进大牢里坐等变枯骨。半点同郡之情都不带的。

  因为如今的陈恒,已经不是当年的己吾陈家家主了。

  长期杀伐果敢的渲染下,身上的威势越来越重。亲近如廖化,也不敢有半点忤逆。

  据说有事没事就去找老虎当箭靶的夏侯称,以小舅子的身份,在陈恒面前想放个屁,都得憋着跑到几米开外。

  嗯,谣言止于智者!

  这一定不是真的,不过是道听途说的茶余饭后罢了...

  向家和马家,得知廖化瞬间翻脸后,也来求情了好多次。

  但是廖化滴水不进,连见面都免了。马家无奈之下,只好请了他乡里中卢的父辈世交,前来周旋。

  所以马家就知道陈恒的潜台词:若荆襄世家没有拿出足够的诚意来,荆州易主之后,他不介意再度上演阳阿之事!

  屠了!
猜您还喜欢看
行尸天下
行尸天下
作者:一度苍穹
赶尸人向来被人们认为神秘孤寂,却不知其中...
梦幻王
梦幻王
作者:苍天白鹤
具有“无中生有”神奇异能的青年,意外的踏...
亡命奴妃
亡命奴妃
作者:双生
此书,暂完,现在只是其中一个结局,等双生...
剑神
剑神
作者:粗黄瓜
很多年以前,我有一个名字叫独孤求败。 -...